該不該讓家人接受插管?他託夢痛罵:為什麼讓我變成這種模樣

| 日期:2018-08-31 | 責任編輯: 郭家和 | 分類: 熱門議題

Casa nayafana/shutterstock / Via  https://www.shutterstock.com/zh/image-photo/airway-intubation-positionanaesthetist-patient-692368258?src=uqdfHkW6aHieTutRR88tOw-1-9

每日健康/朱為民(家庭醫學/安寧緩和/老年醫學/職業醫學專科醫師、教育部部定講師,現任臺中榮總嘉義分院家醫科醫師、緩和療護病房主任)

 

前兩天去參加家庭醫學會,在簽到處遇見大學同學小葛,非常驚喜。多年不見,小葛依然和十年前畢業時沒什麼兩樣,不同的是,他現在已經是診所的院長了。

會議結束後相約到對面咖啡廳聊聊,小葛跟我說了一個他阿公的故事……

 

 

阿公八十四歲,跟小他五歲的阿嬤,以及一個三年前聘請的外籍看護美雅,住在埔里。

阿公是讀書人,教育程度不低,所以從小開始,小葛的爸爸和他的兩個妹妹就被盯著要好好讀書。這樣的教育收到了成果,小葛的爸爸成了法官,小葛的姑姑們都到美國唸書,就在那邊結婚定居。

也許是年輕時吃了很多苦,阿公個性剛直,也非常有自己的想法。小葛小學的時候,阿公總是會跟他一起看電視,每每看到主角生病的劇情,阿公就會跟小葛說:「小葛,阿公跟你說,除了要好好讀書之外,身體是最重要的,沒有好的身體,什麼都沒用。像你阿公年紀大了,身體也不中用了,慢慢就要沒用了啊……」

這時候,在廚房炒菜的小葛媽總是會探出頭來喊一句:「爸!怎麼又講這個啦!你還很健康啦!」說完繼續回去炒菜,廚房裡傳來油炸的嘶嘶聲。

阿公彷彿沒聽見,繼續說:「小葛,你看隔壁的張婆婆,才六十多歲就跟植物人沒什麼兩樣,整天躺在床上,吃飯大小便都要她女兒來幫忙,可憐喔!女兒年紀輕輕就被綁在家哩,哪都不能去,自己痛苦又拖累家人。小葛啊,你以後千萬不要讓阿公變成這樣,知道嗎?」

小葛還小,不知該怎麼回答,只能說:「阿公,我知道了。」

阿公笑著摸摸小葛的頭,「乖喔!」

小葛媽又是一聲大喊:「爸!不要跟小孩子說這個啦!」

阿公看著小葛,用食指在嘴邊比了一個「噓」的手勢,祖孫都笑了。

 

 

時光飛逝,小葛成為了診所的院長,阿公也老了。

阿公在七十歲的時候,被醫師診斷失智症。十多年的光陰,病情每況愈下。從剛開始只是偶爾忘記事情,到後來慢慢連簡單的家務事都不會做,再來開始出現尿失禁、大便失禁,慢慢地連話也不會講了。八十歲之後,一天幾乎都躺在床上。

小葛爸幫阿公請了一個外籍看護美雅。美雅很認真,把阿公照顧得很好。只是,該來的,還是會來。

阿公除了失智之外,還有心律不整的問題,心臟功能愈來愈差。二〇一七年秋天,一天夜裡,八十四歲阿公的呼吸突然急促起來,而且愈來愈喘。美雅急了,趕緊把電話叫老闆——小葛爸過來,阿公馬上被送進大醫院急診室。

急診室醫師很年輕,大約三十多歲,看了看X光片,又看了看心電圖和心臟超音波,皺著眉頭對著小葛爸說:「是心臟衰竭引起的急性肺水腫。」他停一下,轉頭對小葛媽說:「這個不插管會呼吸衰竭,但是看老先生的狀況……本身就失智末期,心臟也不好,插了管子之後我不敢保證拔得掉。

醫師停下來看著大家,每個人面面相覷,都不說話。這種事,大家都沒有遇過,當然也沒有討論過。

小葛爸問醫師:「那如果管子拔不掉……會……會怎麼樣?」

醫師看了看手錶,說:「拔不掉,通常會做氣切,要長期倚賴呼吸器。」

聽到氣切,大家都嚇傻了。

小葛爸心裡面很亂。他望望床上的父親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「總不能不插管吧,不插管,那不是沒救了?」他心裡想。但他又想起,父親頭腦還清楚的時候再三交代過,不要把他變成植物人。「如果管子拔不掉又做氣切,那不是跟植物人沒什麼兩樣嗎?這不是爸最不希望的嗎?」許多思緒一下子湧上心頭,他做不了決定。

 

sfam_photo/shutterstock / Via  https://www.shutterstock.com/zh/image-photo/intubating-patient-critical-care-unit-706681342?src=uqdfHkW6aHieTutRR88tOw-1-6

「決定好了嗎?要救嗎?」醫師有點不耐煩了,繼續追問。

「我……」小葛爸看看太太,看看小葛,又看看醫師,想說出口的話就吞了下去。

「要不要救?要救的話我們馬上就要插管了!」醫師的口氣轉趨急促。

「好……那就拜託醫師了……」小葛爸的聲音變得很小聲。

醫師馬上轉身走到阿公床邊,大聲喊著:「給我喉頭鏡、管子,快!」

簾子「唰」一聲拉上了。

加護病房外,小葛爸雙手摀住臉,坐倒在椅子上。醫師說,這幾天是關鍵期。只是,阿公插了管子,從急診被轉送到加護病房的時候,那個模樣,小葛爸始終忘不掉。

一根很粗的管子插在嘴裡,看來怵目驚心。因為打了藥,所以阿公進入鎮靜狀態,無法回應,更不會張開眼睛。

阿公在加護病房治療那幾天,小葛爸天天晚上做惡夢,夢裡,他看到阿公很生氣地罵他:「為什麼要讓我變成我最不喜歡的樣子!」然後滿頭大汗驚醒。

小葛爸不停反覆地問小葛媽:「我是不是做錯了?這是不是爸最不想要的生命狀態?」小葛媽只能安慰他說:「唉!別想那麼多了。」

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三天,幸好,阿公的情況不斷改善,通過了拔管測試,管子拔掉了,但還是要繼續觀察。

加護病房的醫師又說:「狀況有好轉,但是以阿公的年紀,我們很擔心病情隨時有變化。如果又出現狀況,我們還是照之前的方式插管治療嗎?」

小葛爸這次回答很快:「不要了,謝謝醫師。這不是爸想要的樣子。」

小葛爸簽下了「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」。

 

 

小葛說到這裡,聲音變得有點哽咽。他說:「一週後,阿公病情又有變化,醫師跟爸確認後,找來了安寧團隊協助。最後,阿公很安詳地在家人陪伴之下,走了。」

我拍拍他的肩,「你一定很難過。」

「其實後來想想,這樣也好。失智症,整天躺在床上,麻煩別人,阿公最不喜歡這種生活。如果又多了管子或氣切,他一定會把我們罵死。也許這是最好的結局。」小葛拿面紙擦了擦眼角。

「阿公一定以你為榮。敬阿公的智慧!」說完,我們把水杯舉起,玻璃輕敲的聲音,清脆而響亮。

 

 

到底什麼樣的生命狀態,我們才會認為生命走到了盡頭?阿公的答案很明確,那你呢?你有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,把它寫下來,並且把你的想法告訴別人?

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給了我們一個機會。

為什麼病人總想拔掉鼻胃管?醫生披露插管血淋淋實況,家屬的心意竟變成酷刑

做「氣切」真的對呼吸道比較好?胸腔科醫師這麼說

 

本文摘自商周/人生的最後期末考——生命自主,為自己預立醫療決定,非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
商周 / Via  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95474

FACEBOOK粉絲留言版
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